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接近了原作的內核,也柔和了走向大眾時的姿態 意外火爆的《司藤》,窄眾突圍的網改劇樣本
來源:文匯報 | 王彥  2021年04月07日08:33

由景甜與張彬彬主演的網劇《司藤》改編自晉江作者尾魚自2014年起連載的《半妖司藤》。 制圖:李潔

《司藤》大結局在延遲一天后上線,火爆收官。

當年因為小說里愛情線過于寡淡而嚷嚷著“意難平”的書粉,終于等到了劇里不移不易的美滿愛情。沒讀過原作的劇粉驚嘆,在“大女主劇”式微、“雙男主劇”升溫不斷的網劇市場,竟還有個故事能八面玲瓏成全了觀眾對奇幻、對愛情、對女性成長等多向度需求。而景甜的表演、劇中的穿搭、實景拍攝下的壯麗畫面、景甜與張彬彬兩位主演的契合度……都在網絡受眾的一片叫好聲中被推上熱搜。

或許對于《司藤》,按照傳統精品好劇的標準來評判它,很難有適配的量尺。甚至,我們能在節奏、細節、邏輯等多個層面挑出毛病。但在文化娛樂工業消費的語境中,意外火爆的《司藤》一邊接近了原作內核,一邊也柔和了走向大眾時的姿態,儼然是一部窄眾突圍的網改劇樣本。

在成為“俗世人”與女性意識主張之間,拿捏準了分寸

《司藤》改編自晉江作者尾魚自2014年起連載的《半妖司藤》。小說里,司藤是山間白藤,在懸師外力下幻化成人形。受盡折磨的童年過后,司藤遇上凡間人,因內心“享受凡塵一世”與“執著做根藤”的欲望不斷撕扯,司藤在本體外分裂出了白英,后者為并吞另一半的能力,布下了跨越80年的局。網劇的故事,就從設計師秦放意外喚醒沉睡的司藤本體開始。

尾魚搭建了扎實而新奇的故事基底,但小說的世界觀需要以更適合的方式與觀眾見面。李旻、汪洪兩位編劇為原著擴展出苅族的世界觀,“其實很多上古傳說現在也能找到科學解讀,所以我們在原著隕石催變的基礎上加了科幻設定,把司藤的身份和整個故事的世界觀先理順了”。于是,現代都市里,玄妙的外星元素與植物、鳥類、人類三界共生等理念,疏通了劇情抵達當下的可行性。而司藤與秦放間明朗化的愛情,顏福瑞、丘山甚至王乾坤等一眾配角符合塵世間人對愛恨情仇的行為動念,也支撐起了30集體量所需的細節。

故事有了,世界觀有了,影像也開始豐滿了起來,但還不足以成就爆款的基因,無法回避的一大助力在于“天時”。

回到六七年前,《半妖司藤》連載時,曾有讀者給作者留言,意見里包括這樣幾條:很難接受男女主角純粹是主仆關系,很擔心人類倫理層面的“祖孫”讓愛情無法僭越。尾魚不厭其煩在小說后記、連載區里回復:“我依然在晉江的文章屬性里找不到合適的分類……情之一字,你看它有就有,你看它沒有就沒有?!毕彝庵?,雖分在了“言情區”,但《半妖司藤》不是絕對的愛情小說,作者想創作出的女性角色,是個不必依附他人,不必非要有愛情才能印證一生圓滿的人。這在當年看著稀罕以致找不到合適的頻道分類,而在網劇面世的現在,性別議題的熱度早已不可同日而語。至少在看《司藤》的女性觀眾里,絕大多數都已能在戲里戲外識別出什么是真正的女性意識主張,什么是以愛為名的犧牲和妥協。因而馬后炮地看,《司藤》的改編是一次在“女性意識主張”與“愛情至上”間的分寸博弈。

原作書里和改編后的網劇中,男主角秦放都有一句看起來挺老套的臺詞,“你的夢想是什么”。小說里,無論哪個階段的司藤回答起來,主體都是自己,“找到白英,做回一根藤”。改編劇扭轉了小說里司藤對愛情的不置可否,劇集給了她更貼近“俗世中人”的通道:與男主角一藤一樹,或回到天地間,或歸隱山林成一對神仙眷侶。但讓故事沒有滑向“偽大女主”慣性的關鍵是,由始至終,這依然是屬于司藤自己的傳奇,男主角秦放只是司藤生活的闖入者。有愛情,但愛情的目的不是為了成全總裁的事業、帝王的權力——這樣的女主人設,雖不比原著那樣脫俗,但也給了一定的應許之地。

不刻意回避拍攝中的難題,也不回避文娛工業的消費規律

117天,178個大場景,1978位演員,647位工作人員,從香格里拉、大理、西雙版納到無錫、橫店,轉場五地,歷經一萬三千多公里——這是《司藤》在制作方面的一串數字。

一部奇幻類型劇,該用實景還是棚拍?這顯然會導向兩條截然不同的路,而在出品方的計劃里,《司藤》本是A級項目,遠不及重點投資的S級。但導演李木戈堅持實景拍攝:“一分價錢一分貨,就看你愿不愿意對得起這個IP。而且,祖國的大好河山,為什么不拍?”經反復討論,團隊也在對劇本和陣容做了最優選之后,劇組在香格里拉正式開機。如今看來,一眾主創克服高原反應,優酷平臺方追加預算,都成就了劇集的品質。云南的生態,讓植物設定的苅族在天光流水的自然間有了呼吸感,也令都市奇幻的設定在云南多民族的風情之中有了落地的質感。

當然,真正驚艷市場的,離不開粉絲所說的“大大方方營業”??v觀今天的網劇市場,幾乎言必及“聯動”和“CP”,前者被視為作品破圈的助力,后者則越來越成為一部網劇成敗的軟性指標?!端咎佟穭》皆谶@兩項上都做到了高分。

因為實景拍攝,該劇被網友親切地稱為“云南旅游宣傳片”,云南省文化旅游發布廳的官方微博也將劇中的美景置頂,并發起#云南實景有多絕#征集活動。因為劇中朝著現實靠近的姿態,央視《今日說法》借其中的片段完成一次普法,“被人污蔑誹謗后該怎么辦”。

如果說這些跨界聯動舉措,在橫向拓展著受眾的寬度,那么“CP售后”則使得《司藤》的用戶黏性不斷朝著縱深走去?!癈P”在今天,既可是劇中的男女主角,也可以是兄弟情、朋友誼,甚至是跨出劇外、突破次元壁的“拉郎配”。兩人之間表演的碰撞、氣場適配度以及場外互動時微妙的化學反應,越來越關乎觀眾對一部網劇的好感。切中了市場這一屬性,平臺方在劇集播出期間,毫不吝嗇地促成“官方發糖”。從景甜與張彬彬直播,到雙人“掃樓”,到微博互動,再到大結局時推出“主角陪看”、同步直播等選項,一切都是在提升觀眾對“CP感”的體驗度,完成一部網劇作為文化娛樂消費工業的閉環。

回到劇集本身,當小說面向的是窄眾群體時,它在表達上對于女性議題的先鋒性是作品頗為珍貴的標簽。當它被改編為網劇更大程度面向受眾時,作品的全流程也更符合文娛工業的消費規律。

性欧美熟妇freetube,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无遮挡,日日拍夜夜嗷嗷叫,九九线精品视频在线观看视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