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高校學者“出圈”:直面時代,學術不該只在圈子里循環
來源:澎湃新聞 | 羅昕   吳冕  2021年04月09日20:32

前有中文系戴建業“課堂上的一股泥石流”,后有法學院羅翔“張三在此恭候多時”,如今學者們憑借各大網絡平臺與綜藝節目“出圈”,已成為一種現象性的存在。

僅以華東師范大學人文學科為例,政治系劉擎去年成為《奇葩說》第七季導師,其“說話之道”吸粉無數;中文系倪文尖上個月在B站新開了系列視頻《語文名篇重讀——現代文學系列》,目前播放量已超170萬;而從3月26日開始,另一位中文系老師黃平的《內卷文化15講》也借助喜馬拉雅的平臺走出校園,引發網友強烈共鳴。

據悉,《內卷文化15講》的前四講在上線后,不到兩天有超過十萬人收聽,最多的一講《人上人VS打工人:高加林的內卷故事》這一講有六萬人收聽。在新品排行榜中,這門課排在第五位,前面是跟著《冰雪奇緣》學英語,后面是跟著《飛屋環游記》學英語,第一位第二位的是跟著任澤平或跟著葉檀學財經。

“面對商業財經、親子教育這些熱門話題,我有這個排位比較知足了。我的預期聽眾,就是和我一樣深陷在內卷文化中的朋友們。這門課不是心靈雞湯,我也不是什么人生導師,我也是內卷大潮中的一員,焦慮啊抑郁啊我也都有。我最終的預期聽眾就是我自己,我是講給自己聽的,只要我們的‘自我’是向時代敞開的,講給自己的話也是講給大家的話?!秉S平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年初他收到喜馬拉雅的邀約,他自己也想試試看能否打破大學的圍墻,把一些想法直接傳遞到聽眾那里,“預期效果就是希望有人聽,像丟進池塘里的一粒小石子,激起一圈圈漣漪?!?/p>

黃平的《內卷文化15講》也借助喜馬拉雅的平臺走出校園,引發網友共鳴。

他們為何“走出校園”?

復旦大學中文系教授陳思和曾說:“高校的教育不應該局限在被圍墻建筑起來的校園內,應該在適當的條件下為社會服務?!彼c郜元寶、張新穎兩位教授攜手復旦教師團隊及眾多作家在喜馬拉雅推出音頻課程《中國文學大師課》,收聽人次達1600余萬,此后紙質書《中國文學課》出版,同樣廣受讀者喜愛。另一邊,復旦大學教授梁永安入駐B站,單條視頻最高播放量超過360萬。

陳思和與郜元寶、張新穎攜手復旦教師團隊及眾多作家推出音頻課程《中國文學大師課》與紙質書《中國文學課》

而黃平“走出校園”的契機,一定程度上源于身處校園的無力感?!拔矣衅芯柯愤b的論文,在中國知網的下載量很高了,有接近六千的下載,被引用了近一百次。但是,也僅此而已,純正的學術傳播在今天被隔離在學術界的內部,往往是一位作者讀另一位作者的文章。既然現在強調破五唯,強調在祖國的大地上寫作,強調社會服務,我想走出校園恰逢其時?!?/p>

在黃平的觀察里,今天的學術研究有很多優秀成果,但學術傳播卻處于低谷,很多思想根本傳播不出去。怎么打破大學圍墻,打通學界和大眾的隔離,這件事變得很有意思,也很重要。

他說,在1980年代,學界和大眾是打通的,那也是知識分子影響最大的時候,后來很遺憾,漸漸變得專業化、科層化了。而國外的知識分子一直在“走出校園”,比如他在課程發刊詞里舉例的加拿大廣播公司“梅西公民講座”——當時加拿大廣播公司等發起方請了像哲學家查爾斯·泰勒、像文學界的諾斯羅普·弗萊、瑪格麗特·阿特伍德、多麗絲·萊辛等一批知識分子通過廣播授課,討論社會關注的主題,如如何理解自我與社群,理解技術主義,等等,影響非常大。類似的例子還有像以賽亞·伯林在BBC的講座,極大地促進了學術的傳播。

在黃平之前,同事倪文尖在B站的系列視頻也引起很大反響。他告訴澎湃新聞記者,他難以拒絕在“觀視頻”工作的畢業生們的熱情、誠摯及情懷,他們最打動他的一句話是:“倪老師,你就把課上講給我們聽的講出來,由我們來借助互聯網讓更多人聽到,尤其是那些偏遠地區好學的年輕人?!?/p>

于是,倪文尖就抱著試一試的心態錄了一下午的課?!爱斎?,講課我是極其認真的,內容是精挑細選的。講課方式倒是和我平時講課差別不大,只不過因為對面沒有學生,而只是對著攝影機,所以就得比平時還要更把自己激發出來,因而也就顯得更‘自嗨’了?!?/p>

讓他高興又感動的是,B站上真有很多好學的網友,里面高中生、初中生亦有不少。他們有人感慨說,原來文學那么有魅力,語文課也可以上得那么有意思。還有不少多年沒有聯系的學生因為這幾節視頻課聯系上了——他們也是老師,與倪文尖分享了各自多年中學教書的經驗和感慨?!拔覀兊墓餐J知是,中國的語文教育需要更多熱心人,需要更多更好的教學資源,中國人的文學教育、文學素養也有待進一步的提升?!蹦呶募庹f。

倪文尖在B站的系列視頻也引起很大反響。

如何兼顧學術性與大眾性?

華中師范大學中文系教授戴建業可謂是最早“出圈”的高校學者之一。早在2018年10月,學生把他講解古詩文的視頻傳到網上,結果一下“爆紅”,每天有10萬左右的粉絲增長量。去年6月,戴建業正式在B站開設網課,粉絲數在不到一年的時間里突破170萬。

“在大學講課有很多層次,有本科生的必修課,有選修課,有研究生的課,有博士生的課,那課堂內容肯定要根據不同的學生層次來準備,針對性就比較強。而在社會上講課,我們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些人在聽課,于是就采取一個中等水平的情況來講,既要有深度,又要好懂?!钡鹘I告訴澎湃新聞記者,網友的水平也經常讓他吃驚,比如他在B站開設了專欄“寫詩鬼才”,邀請各路網友投稿,結果發現很多網友水平很高,“他們寫的舊體詩,很多華師、武大甚至北大的研究生都寫不出來?!?/p>

華中師范大學中文系教授戴建業可謂最早“出圈”的高校學者之一。

黃平也認為,在平衡學術性和大眾性方面,大家有時容易低估網絡受眾的文化素養。在《內卷文化15講》的內容呈現上,他從文學中舉例,講到路遙的《平凡的世界》《人生》,劉慈欣的《三體》,太宰治的《人間失格》,雙雪濤、班宇等東北青年作家的小說,穿越、玄幻等網絡文學;也談及《你好,李煥英》《寄生蟲》《小丑》等等熱門電影;還會討論“內卷”與人工智能、討論歐洲19世紀的歷史經驗,討論李子柒、丁真與浪漫主義想象,等等。

“這些都是我這幾年一直思考的內容。我覺得是時候討論走出內卷文化了,‘內卷’所代表的不合理的、被扭曲的競爭已經成為現代社會的一個病灶,我們正在一步步變成工具人、機器人?!秉S平告訴澎湃新聞記者,“我發現真正有學術性了,也就真正有大眾性了,也即只要這個問題是聽眾真正關心的,你把問題講清楚了,講到大家心里去了,那就會受到大眾歡迎?!?/p>

學者“出圈”,最大的意義在哪里?

對于“出圈”,戴建業認為最大的意義在于讓課程的受益面更寬一點,讓更多人有機會和可能喜歡中國的傳統文學?!耙晕覀€人的興趣來講,我肯定更喜歡坐在書齋里讀書、寫作。但我是一名教師,我也愿意把我一些讀書心得,通過網絡課堂的方式傳給更多人,這既是我的工作,也是一種使命,而且相互促進。我錄視頻時也會冒出一些新的想法和感觸,回頭也可能把它們寫成文章?!?/p>

“無論寫作、教學還是演講,我都有激情?!贝鹘I說,“我的感覺是,如果你對你講的內容,有個人的心得、看法、觀點,那么你就有新奇感,有成就感,你就容易激動和投入。如果你很多時候就是照本宣科地老生常談,那你自己沒有激情,別人也不愛聽?!?/p>

劉擎也把錄制綜藝看作一種學習:“在那里,年輕人用的很多詞匯對我都是新的。學者很容易把自己專業學術世界看得很大,但其實需要重新去看自己不熟悉的領域。在學院環境中封閉太久,也會有許多認知偏差,會有自己的毛病?!?/p>

薛兆豐和劉擎

黃平判斷,學者“出圈”確實已經成為一種趨勢,這一趨勢在這兩年尤為明顯?!拔矣X得有三個因素:我們有一批優秀的、善于面向公眾表達的學者,有一大批有良好素養的、愿意為知識付費的聽眾,有高度發達的傳播媒介。三個因素在這兩年匯聚,成為一條上下打通的產業鏈條,這為學者‘出圈’提供了渠道?!?/p>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還是由于競爭壓力越來越大,不斷地內卷與加速,現代人普遍有內心的焦渴與迷茫。這是作為底座的大眾心理基礎。在這個意義上,學者‘出圈’的關鍵,在于學術研究與社會關切有機結合。學術研究不是為了一堆數字化的考核的,不是為了在圈子里循環的,而是為了直面我們的時代?!?/p>

黃平也坦言,參與知識付費課程也有經濟上的考慮,商業平臺上的薪酬確實也不低?!暗矣X得這就像版稅、稿費一樣,是光明正大的勞動收入,不能要求作家、知識分子無償奉獻,他們也面對柴米油鹽,合理的激勵體制永遠有助于激發更好的成果出現?!秲染砦幕?5講》的定價不夸張,低于一杯咖啡錢,而且我個人不從課程銷售中分成任何費用。當然,講課突然收費了,這個心理上的轉換需要一個時間。前幾天我一個學生跟我說她買了這門課,價格真便宜。她的本意是夸我,但說實話我有種莫名的不好意思?!?/p>

“羅翔說刑法”獲B站2020年度最高人氣獎。中國刑法學研究會副會長劉憲權(右),為羅翔(左)頒發“2020年度最高人氣”獎。

性欧美熟妇freetube,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无遮挡,日日拍夜夜嗷嗷叫,九九线精品视频在线观看视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