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額爾古納河這岸
來源:文藝報 | 郭雪波(蒙古族)  2021年04月09日06:49

額爾古納河靜靜地流淌,在黑山頭腳下。它很恢弘,從天邊浩蕩而來,向北方一瀉而去,與百里之外的石勒喀河匯合,像一位要去赴約的小伙子,激情澎湃。它等待的就是這場曠古的約會,渴望著一次偉大的蛻變。由此開始,它搖身一變就名曰:哈爾穆仁——黑龍江。從河到江,就如由螭化龍,穿越的是千萬年的亙古洪荒。

一條河的歷史,就是一個民族的記痕。

匈奴后的東胡一支蒙兀室韋以及后來的蒙古人,一直把這條河當作自己的搖籃。

它從大興安嶺西坡起源,獲得人類第一次命名,叫海拉爾河。向西流到滿洲里附近折向東北,被它滋養的屬民再次給它更名,從此鄭重而形象地稱之為額爾古納河。就如家里的少女長大了,從昵稱改叫正式大名了?!昂@瓲枴币馑紴榛┲?,可解“愛哭”之意,也許緣自從高高的興安嶺攜帶而下的冰凌一路融化之故吧;而“額爾古納”這詞,與“額爾格納”只一字之差,是個變化音,詞意為回頭或回旋,皆因水大時河水倒灌入呼倫湖,然后又掉頭向東北,故而稱之為回旋之河。這好比少女出嫁前一陣哭泣,踏上遠路后,頻頻回頭望故鄉,顯出百般不舍之態。蒙古族人民給自然萬物起名,都頗具詩意和形象性,如稱北極星為阿拉坦·嘎達蘇,意思是金色的釘子,釘在北方天空,閃著金色光輝,指引方向;北斗七星則叫道依乎爾·道倫敖都,意思是彎曲的敲鉤鉤;而三星就直接叫它古爾本·諾海,即三狗,當成自家養的三只牧羊犬了,親昵而寵愛。

我們在這岸,陪伴著出嫁的少女額爾古納河,一路奔向黑山頭。

河的這一側,平闊如茵的大草原,寬厚地守護著她;而對面的那岸,逶迤莽莽的山嶺起伏迷蒙,如一只貪婪的臥虎在時刻覬覦著這個少女。本來,河的兩岸都是蒙古族人和其他兄弟族人的故土,如今只能隔河相望,心中不免生出些許的傷感來,還有戚然的疼痛。

額爾古納成為界河之后,這邊的岸,也始終被那邊的賊人惦記。

19世紀的一個月黑風高之夜,從河的那岸潛過來一群俄國大盜,偷偷溜進黑山頭腳下的那座哈撒爾古城遺址,盜走了無數的珍貴文物。后來,科茲洛夫等人于1909年潛入西邊額濟納旗的喀拉浩特古城遺址,發現一個神秘古塔洞窟,里面裝滿了古老的藝術珍品、神奇壁畫、祭祀原始文物,以及大量的古代手抄本。這些文物統統被盜光,喀拉浩特古城遺址因此聞名于世。歷史的后院,那會兒是盜賊的天堂,皆因主人孱弱不善守護而造成。

在車的奔馳中,我仿佛看見,一個大鼻子、藍眼珠的盜賊的身影在不遠處的黑山頭腳下游蕩,扛著一把來自中國的洛陽鏟。而那座神秘的黑山頭,巍峨地聳立著,如一衛士守護著腳下的那座古城遺址。我的心正為馬上能拜謁哈撒爾古城而激動時,前邊狹窄的路面上有輛車橫擋在那里。原來前方塌方,大家正在填石土,最早明日才可通車,但行人還是可以爬過去的。天無絕人之路,我們決定棄車徒步穿越,到對岸再雇個車就是,反正只剩下10公里路了。

這時候,來了一輛摩托。這是來接人的。當摩托從身旁飛馳而過時,我聽見一句熟悉的科爾沁蒙古語。我喊住他們。原來,這小兩口就住在古城遺址旁邊,男的名叫喜寶,我向他們提出請求,希望能把我們送到古城。喜寶嘟囔一句,但還是答應了我們的請求。他暫時放下到黑山頭鎮上與朋友聚餐的事,用放在對面的小車先把我們送過去。族人的心還是熱的,也好溝通。喜寶對古城遺址很熟悉,他和姐姐家的牧場就在遺址旁邊,喜寶十多歲時從科爾沁老家投奔姐姐來這里生活,成家立業。他還主動承擔起導游的職責,因為他對這里的一草一木都了如指掌。

開過一段雨后變泥濘的土路就到了,喜寶把車停在遺址東側。這里靜悄悄的,沒有游客,連個人影都不見,這倒出乎我的意料。喜寶推開用鐵絲拴的柵欄門,前邊的遼闊草灘上流著葛根河,不遠處是得爾布干河,遺址就在兩河流入額爾古納河的沼澤地的東部草地上,背山面水地勢開闊,位處大興安嶺與呼倫貝爾草原交接險要處,可攻可守,是扼守北方的門戶、進出草原的咽喉。原古城分內外城,土筑城墻,外城則呈方形,占地面積約35萬平方米。有護城壕,設城門和甕城,中部偏北有一座大型宮殿遺址,花崗巖圓柱基石排列有序,曾隨處可發現黃綠琉璃瓦殘片和青磚古陶??上氘斈暝谶@里坐落著一個多么金碧輝煌的宮殿。如今一切已煙消云散,地面上除綠草覆蓋之外,其他什么都不見了。

800年的歷史遺址,安靜地躺在地底下,除了當年那些俄國盜賊外,幾乎無人打攪過這里。沒有如織的游人,沒有隨處丟棄的垃圾和震耳的喧嘩,也沒有人往樹和圖騰柱上刻寫“到此一游”。年輕熱情的小老鄉喜寶,從七八里遠處的家那兒提來一桶酒。我們很鄭重地向祖先古遺址拜祭。

我問喜寶,這里沒有人看護嗎?聽了此話,他那微黑臉上流露出一絲無奈的苦笑。原來這附近住有他們五六家老牧戶,自動看護古跡,很多年了,后來突然說要保護古跡,把他們全都遷走,挪到東邊七八里遠的地方。政府安排了一個老頭看守,住在后邊一棟舊磚房里??墒?,還是有很多人來偷盜。說著,他帶我們去旁邊小山包看被盜賊挖過的舊坑。

我在小山包西側,發現一處新挖的大坑,倒不是盜墓,而是盜挖的沙石砬,用拖車拉走的。喜寶一見忍不住吼出一句粗口話,說:“前幾天還沒有呢!”

加強對這里的守護,變得迫在眉睫。好在這里已沒什么可偷的了,除了砂砬。它寄托著800年前那段磨不去的風云歷史,成為后人的精神家園,這樣足已。離別時,我拿出酬勞答謝喜寶時,他臉紅了,憨憨地擺擺手,不好意思收。我告訴他,這里是你我祖先的故土,冥冥中,神秘的天意把你安排在這里放牧,就是派你來守護祖先遺址的,這是你的使命。

這期間喜寶的手機一直在響,耽擱的時間有點長,顯然媳婦和朋友們在催他。他只是憨憨地回一句:“正走著呢?!彪x開時,他認真關好柵欄門,還不忘跑去找那位負責看守的老漢叮囑幾句。他是個很有心的小伙子。到了鎮上,他從車上跳下,向小飯館飛跑而去。那個飛奔的身影,如只雄鷹在展翅。

額爾古納河這岸,古風依然;歷史的后院,守護者的雄風也依然。

歷史是有記憶的,雖然都埋在草叢里。記憶永恒。

性欧美熟妇freetube,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无遮挡,日日拍夜夜嗷嗷叫,九九线精品视频在线观看视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