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劉恒:男人夢——評蔣泥的小說
來源:小說月報(微信公眾號) | 劉恒  2021年04月09日09:07
關鍵詞:蔣泥

《小說月報·原創版》2021年2期推出了作家蔣泥的中篇《布局》,并被《小說選刊》2021年4期轉載。正如劉恒先生所說,蔣泥的小說其實寫的是“男人夢”。夢想的背后,隱藏著的是欲望。欲望是一柄雙刃劍,它是人生的動力之源,也是人生失衡的起因。蔣泥的小說“刺破現實的肌膚,將隱蔽的靈魂剝出來示眾,其拳腳之兇狠,雖不及利斧之巨,卻不輸于匕首之快”。下面就讓我們分享劉恒先生的評論《男人夢》。

 

經常讀蔣泥的文論,讀他的小說卻是頭一次。他的文章行筆奔放,立論犀利,屢有常人不及之語。此類文風吹入小說的江湖,將掀起怎樣的波瀾呢?我很好奇,讀者想必也是如此吧?那就好辦了,掏錢買一冊,去燈下細細深究便是。答案在這本書里,無須我來多嘴,且多嘴是不頂用的。

我不妨扯得遠一些,被視為扯淡也在所不惜。人一旦生下來,伴隨著他的肉身落地的,便是欲望。這所謂欲望將緊緊纏住它所依附的肉身,直至其消亡。常言道“成也蕭何,敗也蕭何”,欲望之于人生,扮演的便是這一角色。大而言之,成也欲望,敗也欲望,恰恰是人類共同的宿命。沒有欲望,則人生無以求進,進而求善也不可得。然而,有了欲望,則人生永無寧日,求其多多益善更不可得,無不落個多欲生惡的下場。個人的小麻煩,乃至人類共同的大麻煩,都來自這個地方。最要命的是,我們看清了它,卻奈何不了它。前有古人,受制于它;后有來者,仍然受制于它。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卻永遠尋不來解脫之道,唯有投江而去。此為笑言,所喻卻是欲望之累,乃千古之累也。

這本小說里的主題便蘊含于此,蔣泥講的是個關于欲望的故事。就作者而言,所有故事都是自己的故事;就讀者而言,所有故事都是與自己息息相關的故事。作者在鏡子里面,讀者在鏡子外面,彼此打量。那面鏡子,便是欲望本身,能讓我們看清各自的趣味。如果有幸的話,我們還能觸摸到彼此的靈魂。

蔣泥用以寫小說的筆,與他寫文論的筆頗為不同。這或許與文體有關。凡是文論,面對的大體是客體,是他人。一旦做小說,則不得不將自己擱進去,與角色附體,并盡力地扮演之。文論的雄渾與犀利,好比是曠野上的戰陣之斧,而今轉戰陌巷暗室,則只能以拳腳之術來施展太極之功了。蔣泥在小說中展示了坦率的一面,還有輕捷的一面,或許也有隨性的一面。得失如何,不同口味的讀者可以聚而一斷。

蔣泥在小說里描繪了幾位女人,而最核心的角色卻是一位男士,一個出身寒微的小知識分子。在都市擁擠的街頭,在地鐵亂哄哄的車廂里,我們隨時都會碰到這樣的人。他們神色憔悴,目光凝滯,永遠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似乎是沉浸在一個夢中遲遲不肯出來,或者是想出來卻掉得太深而出不來了。

是的,他們在做夢,夢里沒有別的,只有一樣東西——欲望。這東西變幻不定,有時候是一個女人,有時候是一堆人民幣,有時候是一棟華麗的房子,有時候是一尊獎杯……總之,它會變戲法兒一樣,不停地搬出一些蠱惑人心的東西來,讓你在混沌之中乃至屈辱之中束手就擒。這還不算完,你明明俯首稱臣了,它竟然拂袖而去,永遠不打算滿足你,卻又不打算放過你。它只打算永久地玩弄你于掌股之上,命你背負著欲望的重擔,在俗世中演盡俗人的喜怒哀樂,最終以死亡為契機,將你的臭皮囊扔掉。

小說里的人物如此,小說之外的蕓蕓眾生也是如此。反觀我們自己的人生行狀,又何嘗不是如此??!

蔣泥的小說刺破現實的肌膚,將隱蔽的靈魂剝出來示眾,其拳腳之兇狠,雖不及利斧之巨,卻不輸于匕首之快。

面對欲望的奴役,人類創造了無數自我救贖的法子。以政治來管控它,以宗教來安撫它,以科技來滿足它,以戰爭來宣泄它……魔高兼以道高,此消彼長,勝負尚在未定之間。這便是我們常說的:人類永恒的困境。在人類自我救贖的法子里還有一種,便是文學。我們以文學來審視欲望,審視大家共同的困境。我們的目的是希望自己在欲望面前,能夠冷靜一些,能夠站得直一些,吃相或哭相不要太難堪,僅此而已了。

我相信這也是蔣泥行文的目的。讀者的目的何在,彼此則心知肚明。只要懷了些許善意,便足以在小說的字里行間領略到相同的善意。兩廂共鳴之際,樸素的文學之善就美在其中了。

性欧美熟妇freetube,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无遮挡,日日拍夜夜嗷嗷叫,九九线精品视频在线观看视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