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新生代文藝批評的“缺席”與“在場”
來源:《中國文藝評論》 | 傅道彬  2021年04月09日09:08
關鍵詞:文藝批評

1.

不同年齡階段人的代際差別,也會演化成文化的差別。德國社會學家卡爾?曼海姆(Karl Mannheim,1893—1947)最早提出了代際社會學的問題,“社會代”(Social Cohorts或者Social Generations)的理論發現了以生理年齡為基礎的社會認知和判斷系統。以青少年為主體的新生代在重大歷史關懷和社會問題面前,往往表現出與其父輩迥然有別的人生觀念和價值取向。這一理論后來發展成影響廣泛的“代溝”理論。美國人類學家瑪格麗特?米德(Margaret Mead,1901—1978)認為,在人類社會中,普遍存在著年長者和年輕人之間的思想認知和行為方式的“溝壑”。她說:“整個世界處于一個前所未有的局面之中,年輕人和老年人——青少年和所有比他們年長的人——隔著一條深溝在互相望著?!睘榱讼@條人類之間看不見的“代溝”,哲學家、社會學家、文學家等提出了種種解決方案、做了種種現實努力,力圖消弭和泯滅代際之間的文化差異,但奇怪的是,代際沖突并沒有縮小,而是擴大了。

代際之間思想觀念和行為方式差異的擴大,除了歷史與時代激烈變化的原因之外,應該說,信息時代的到來為代際之間的矛盾和沖突提供了技術支持,擴大了代際之間的距離。信息化手段的廣泛使用,不僅僅是一種技術革命,也是一種思想革新和觀念革命。以“80后”“90后”為代表的新生代,尤其是“00后”,都是在計算機條件下生長起來的,數字化思維已經融入他們的生命深處,他們對計算機的熟悉和依賴是“50后”“60后”甚至“70后”都無法比擬的,這種看似只是技術的隔離,最終表現為思想的距離、文化的距離、審美的距離。而他們的長輩對計算機最多是一種技術上的了解,是外在的,有的甚至干脆不甚了解,被排擠在信息化技術之外,成了信息時代新的文盲。而新生代對數字化的理解是與生俱來的,是一種生活和思想習慣,是深入精神深處的,是屬于生命層次的。

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發布第47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國網民規模為9.89億,互聯網普及率達70.4%(來源:“央視新聞”微信號)

更有意思的是,在網絡支持下的青少年們,除了利用媒體技術創造新的文化形式之外,還有一套自己特殊的語言方式。網絡技術支持下語詞量的激增是前所未有的,以至于到了若不熟悉網絡語言,就會影響到代際之間思想和情感交流的程度。他們用字母組詞,例如GG(哥哥)、JS(奸商)、PFPF(佩服佩服)、ZT(轉帖)等;用阿拉伯數字代替漢字,10個阿拉伯數字都有各自獨特的漢語含義,例如1意為“你”,2意為“愛”“餓”,3意為“生”“深”“散”,4意為“思”“輸”“是”“死”,5意為“我”“嗚”“舞”,6意為“了”“聊”“老”,7意為“氣”“妻”“去”,8意為“拜”“別”“不”,9意為“就”“走”“久”,且這種數字組詞的頻率是很高的。聊天室里經常出現“恐龍”“美眉”“霉女”“青蛙”“囧男”“東東”等網絡語言,BBS里也常從他們的帖子里冒出些“隔壁”“樓上”“樓下”“樓主”“潛水”“灌水”等詞匯。語言是存在的家園,大量網絡語詞的涌現已經使代際之間有了思想的隔閡和交流的困難?!安┒贰北硎驹诓┛蜕铣臣?,“喜大普奔”表示喜聞樂見、大快人心、普天同慶、奔走相告,還有即時性的語詞,如“我爸是李剛”“元芳,你怎么看”之類,以青少年為主體創造的網絡語匯,呈現井噴式發展,而且形成了較為成熟的語詞創造方式。這些語詞對于網絡青年來說口熟手溜,運用自如,網絡之外的中老年卻對這些語詞如墜云里,不知所云。因此,人們將新技術革命環境下成長起來的青少年一代稱為“新人類”“新新人類”“新生代”。雖然這里面夾雜著戲謔的成分,但代際之間的巨大差別卻是不爭的事實。

2.

“新生代”(Cenozoic Era)本來是一個地理名詞,是指從大約6500萬年前開始的,地球歷史上最新的一個地質時代。新生代以哺乳動物和被子植物的高度繁盛為特征,由于生物界逐漸呈現了現代的面貌,故名新生代,即現代生物的時代。而在文學批評領域,將這一語詞借指“80后”“90后”,甚至是“00后”,也就是在網絡環境下長大的新一代青年。他們普遍受過良好的教育,熟悉計算機及與之相關的數字技術,在思想價值、藝術追求、審美情趣等方面,表現出與父輩前代迥然不同的認識和判斷。

文學藝術永遠是時代最敏銳的觸覺,藝術創作和藝術欣賞的沖突是代際之間沖突最敏感、最集中的區域。新生代文藝有自己獨特的創作、流行與傳播方式,新生代也是數字化文藝創作的主體。

首先,數字化帶來的是藝術創作的變革。數字化條件下的藝術創作最先從文學發生,從紙面書寫到電腦書寫,數字化創作使得文本的長度激增,書寫的容易也使更多人加入創作隊伍,文學從精英化寫作變成大眾化寫作。精英化寫作的大敘事、大場景、大主題,漸漸變成了大眾化寫作的小情趣、小故事、小格局。大眾化寫作一方面漸漸脫離了宏大的歷史背景,轉向對世俗生活和個人心理的描寫;而另一方面與精英化寫作的精雕細刻、字斟句酌相比,大眾化的寫作往往是任性而為、不吝筆墨的,也就是說大眾化寫作雖然并不精致,但是在數量上卻形成了絕對優勢。傳統作家十幾萬、幾十萬的作品,已經是鴻篇巨制,而網絡寫手們動輒幾百萬字的作品,卻習以為常。這種字數上的擴張,會帶來創作方式和閱讀習慣的改變。

其次,數字化帶來了文學藝術形式的變化。創作的莊嚴性正在減弱,而趣味性、感官性正在增強。懸疑、驚悚、盜墓、神怪一類主題的小說、電影、電視、戲劇等藝術形式在新生代那里受到熱烈歡迎,而對于習慣了經典閱讀的老一輩來說卻不明就里,難以理解。在新技術條件下催生的抖音、快手、短視頻,已成為人們日常生活中經?;奈乃囆蕾p形式。數字化條件下的音樂創作也發生了巨大的變革。傳統的音樂創作是作曲家將自己內心的聽覺包括旋律、和聲、復調等用樂譜記錄下來的過程,而電腦音樂制作則是音樂靈感在計算機技術的幫助下,快速地完成作品的框架,從而突破樂器演奏技術的限制,實現預期想要達到的效果。這使得音樂創作更具體、更細膩、更逼近真實。從這個意義上說,在電腦技術的協助下,可以實現藝術創造思維與音樂作品的直接聯系,中間的演奏環節將由電腦去輕松實現。宏大復雜的集體合作,可以通過技術手段實現,音樂創作的個性化也凸顯出來。所以,計算機音樂技術為作曲領域的發展帶來了質的飛躍,電腦技術對于音樂創作是革命性的變化,這對作曲技術而言同樣是一場革命。由于技術化手段的介入,歌劇、小劇場戲曲等藝術形式也繁榮起來。與此相適應的,電腦美術、舞臺設計等已成為青年藝術家常用的創作手段。

再者,新技術革命背景下,文藝欣賞與閱讀方式也發生了深刻變化。從紙質閱讀到電子閱讀,使得閱讀的速度加快,一卷在手的沉潛思考,變成了一目十行的瀏覽習慣。數據庫內的資源不僅包含文字性內容,同時也包括音頻、視頻、日志、照片、圖片等,實現了視、聽、讀的有機結合,融合了多種傳播形式。面對“海量閱讀”的現實,便有了“淺閱讀”“碎片式閱讀”的出現,這些閱讀方式不追求心理的深刻記憶,而強調感官的簡單愉悅。而文藝欣賞也由于技術手段的豐富,變得容易且方便,青年可以在地鐵上聽古典音樂,也可以在飛機上觀看影片。因此在我們感嘆傳統文學式微的時候,更應該看到技術促成了文學形式的多樣化形態,文學藝術以更豐富、更多樣的形式在普及、傳播。

新生代文藝缺少領軍人物,但他們是一個群體,他們在新的技術手段支持下,進行廣泛的多種形式的藝術創作,悄悄地改變著藝術的經典形式,也改變著人們的欣賞習慣和審美追求。新生代帶來的藝術變化是革命性的,新生代強勁地推動著中國與世界的文藝變革。

在新技術革命條件下,藝術創作呈現出兩大分野。以文學創作為例,一方面是經典作家在主流文藝思想指導下的經典創作,他們也會使用計算機寫作,但他們發表的媒體主要是紙質的報紙、雜志、圖書等,堅守傳統的寫作風格與審美精神;而另一方面,那些純粹的網絡作家,他們不僅在網上寫作,在網上傳播,同時他們的藝術追求也是新技術革命條件下的思想追求、審美形態。在經典作家中,依然是以賈平凹、莫言、遲子建、畢飛宇、馮驥才等作家為主導,但在網絡文學領域,幾乎全是新生代的天下。2021年1月13日,第三方數據挖掘與分析機構艾媒咨詢發布《2020年中國網絡文學作家影響力榜單解讀報告》,報告顯示:“隨著網絡文學內容創作者和消費者的代際變遷,中生代作家地位逐步穩固,新生代作家接連崛起;85后、90后占據半壁江山,95后作家多位上榜;男頻作品類型多元,女頻作品女性意識凸顯,IP及書粉影響力持續攀升?!毙律骷也粌H在敘述風格、思想觀念上煥然一新,就連他們的署名似乎也充滿著挑戰性,其中,男頻作家榜單前五名分別是貓膩、愛潛水的烏賊、老鷹吃小雞、唐家三少和會說話的肘子;女頻作家榜單前五名分別是天下歸元、吱吱、丁墨、囧囧有妖、Priest。他們似乎更在意思想情感的陳述,表達比身份更重要,而不大在意他們本身姓甚名誰,這是新生代文藝特殊的出場方式和新的在場形式。

3.

“在場”(Presence)一詞是指藝術家的出場和現身,即藝術家與作品之間在情感、觀念、生活上的一種共存關系?!皥觥笔菚r間和空間呈現的領地,“在場”便是人的親臨和精神的參與。新生代是在新技術革命條件下的文藝的在場者,甚至是主力軍,但是他們在文藝批評方面卻是“缺席者”。

在文藝形式不斷豐富、文藝欣賞激烈變革的情況下,文藝批評的變化卻相對薄弱、滯后。一個現象應該引起注意,即文藝的欣賞者和文藝的批評者并不是一代人。坐在電影院里看電影、在小劇場里看演出、戴著耳機聽音樂、在大街上跳街舞的是一代人,這一代人以“80后”“90后”,甚至是“00后”的新生代為主體;而在報刊上、電視里發表批評意見的是另一代人。這些批評家幾乎被學院和機關里的教授、名家所壟斷,以“50后”“60后”甚至是“40后”的學者為主力。如此,我們很難聽到新生代自己的聲音,更少有青年批評家的出現。

批評家們根據經典的文藝理論、已有的文學知識,對坐在劇場里、影院里、電視機前的青年觀眾高談闊論,指點風云,而新生代的文藝欣賞者們對這些意見常常是充耳不聞,不以為然的?!?0后”“90后”以至于“00后”的新生代們,不像20世紀80年代叱咤風云的青年那樣氣宇軒昂、鋒芒畢露,新生代們似乎不大熱衷于激烈的爭論,卻也有自己的堅持,盡管他們很少參與爭論,卻心有定力、有所堅守,也難以從精神上被徹底說服。這是文學經典時代與數字化時代的文化之爭,也是“50后”“60后”“70后”與“80后”“90后”“00后”的代際沖突。代際是一種自然衍生的生理差別,并不意味著必然的文化沖突,而當下代際差別之所以愈演愈烈,是因為我們的時代正處于百年未有之歷史變局,更由于數字化革命的技術阻隔。而數字化條件下審美的沖突表現得最明顯、最強烈。

批評家在批評的時候,也應該是在場的,而批評家的在場應該是創作與欣賞的雙重在場。一方面在生活之場,另一方面也要在批評之場。如果要對新生代的創作開展評論,也要熟悉新的藝術創作過程,熟悉他們新的審美追求。由于新技術手段的介入,文藝的創作越來越表現出強烈的帶入感和情境化,讀者、欣賞者與創作者和作品之間的邊界漸漸縮小,時空限制漸漸突破。一部作品,不僅是創作者的直接參與,也是欣賞者的親身體驗,實現了藝術創作與欣賞的同時在場。虛擬現實(Virtual Reality)技術的發明與普及,帶來了一種新的藝術參與形式——沉浸式藝術體驗。沉浸式藝術體驗就是以數字技術的形式將讀者與觀眾帶入現場,通過感官共振和形象還原,沉浸在強烈的現實情境中,實現了從欣賞者到參與者、在場者的轉變。以沉浸式戲劇為例,就是指在故事設定的情境中,讓觀眾走進劇情,與演員、藝術家互動交流,成為劇中人,推動劇情發展。而參與的過程,也是批評的過程,觀眾會按照自己的理解,推動故事的合理發展。

沉浸式藝術給我們一種提示,批評本身也應該置身其中,親臨現場,也應該是一種融入式、沉浸式的批評。這就要求批評者一方面對新的藝術形式和審美要熟悉、要了解,批評家對批評的藝術缺乏了解,冷眼旁觀,不深入其中,只憑已有的概念評判,勢必造成脫離實際的空談。而另一方面,批評家也應介入新生代的藝術生活,不親臨現場,總隔空喊話,最終還是有距離的。而更重要的是,我們要呼喚新生代積極參與到文藝批評中來,創作的主體也應是欣賞的主體,欣賞的主體也應成為批評的主體。在新技術革命激烈變革的前提下,真正的批評家也應該是在場的,而新生代文藝批評家應該出場。

新生代文藝創作的在場和文藝批評的缺席,構成了文學藝術活動中的矛盾現象。文藝領域的代際差別造成了文藝批評與文藝潮流的強烈沖突。一方面是青少年追星的熱潮滾滾,他們面對著影星、歌星、舞星等大呼小叫,狂歡不已,崇拜至極;而另一方面是年長的批評家們的理性鎮定,議論風生,指手畫腳。特別有趣的是,有許多批評家沒有藝術欣賞的體驗,他們很少到流行歌曲的演唱會現場,對所謂影星、明星之類也不屑一顧,甚至多年都沒有進過電影院,他們完全是憑借已有的專業知識和欣賞習慣得出結論、做出判斷。因此,這樣的批評在以新生代為主的文藝欣賞者那里幾乎沒有引起反應,也就形成了代際之間審美上的沖突:一方面既有巨大的溝塹,而另一方面又是不交鋒的、繞道走的。新生代文藝新生者的我行我素與批評家的無可奈何,使得文藝批評在日新月異的文藝發展面前,陷入了難有作為的困境。

△2015年12月-2020年3月,網絡文學用戶規模及使用率(數據來源:2020年4月28日,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發布第45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

4.

文藝批評要走出困境,最關鍵的是要面對生活、立足生活。文藝創作與文藝批評是文藝活動緊密聯系的兩個方面,文藝創作者固然離不開生活,而文藝批評也同樣離不開生活,必須植根于生活的土壤。文藝批評除了像文藝創作那樣直面人生、直面大眾、直面世俗生活之外,文藝批評家還應該面對廣泛的文藝生活。深入到生活中去,與大眾、與青年一起面對各種文藝現象、各種文藝思潮,走進青年特別是新生代的文藝生活中,了解他們的文藝審美追求。如果對他們于“超級女聲”的狂熱毫不理解,于武俠動畫的癡迷生疏隔膜,如此等等,只是簡單地批判,甚至冷嘲熱諷,是不能發揮文藝批評正確的引導作用的。當下,文藝批評依然有深入文藝生活、深入文藝活動、深入大眾心理、深入青年世界的問題,只有做好這四個方面的深入,文藝批評才能有的放矢,激濁揚清,有生活的質感和美感,有生命的情感與溫度,才能具有直面心靈、啟人心智的力量。

文藝批評走出困境需要新生代力量的加入。在文藝批評領域里,新生代成長緩慢是一個應當引起重視的現象??傮w上說,新生代在藝術創作、藝術欣賞、藝術思潮方面,常常是領先的,但是在文藝批評方面新生代又常常是缺席的。批評的話語為老一輩文藝批評家們所壟斷,很難聽到青年批評家們的聲音。這就造成了創作與欣賞、潮流與理論之間的脫節,甚至是對立。藝術實踐已經大踏步前進的時候,卻總有一些滯后的聲音存在。從文藝發展的歷史來看,文藝創作尤其是文藝創新常常是由青年主導的,文藝批評的理論創新也不例外。老一輩批評家們固然有著學術根基的優勢,他們熟悉經典,熟悉傳統理論,但是也應該看到在新的數字化技術革命面前,老一輩批評家漸漸失去了知識優勢。在引導青年的時候,也應該強調以青年為師,特別是在以數字科學為背景的新藝術創作和形式的面前,老一輩的批評家掌握起來顯然具有更多困難。因此應當鼓勵更多的青年批評家出場,青年批評家的活躍才是文藝批評活躍的根本。在20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初期,在文藝批評領域里最為活躍的正是一批青年文藝思想家,正是他們引領了中國文藝界思想解放的潮流,思想解放的大潮托舉起那個時代一大批的新生代文藝批評家們。這恰恰說明了一個問題,在新時代的文藝建設中,老一輩批評家的引領不可缺少,而文藝創作、文藝欣賞的主體一定是新生代,文藝批評的主體也應當是青年、是新生代。

文藝批評走出困境需要強化人民中心的意識。代際之間的審美差異并不是沒有批評的標準,與創作的核心是人民的立場一樣,批評的根本標準也是人民的。生活是藝術的來源,人民群眾是創作的主體,詩歌、舞蹈、音樂、戲劇、雜技、美術、剪紙、雕塑等文藝形式最早都源于人民群眾的創造,而詩三百、楚辭、漢樂府、唐詩、宋詞、元雜劇、明清小說等文學經典本質上也源于人民群眾的藝術推動。新時代社會主義文藝是以人民為中心的文藝,社會主義文藝理論的核心是人民的文藝本體論。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人民是文藝創作的源頭活水,一旦離開人民,文藝就會變成無根的浮萍、無病的呻吟、無魂的軀殼?!蔽乃嚨膭撟魅绱?,文藝的批評也是如此。真正的文藝批評不是藝術的旁觀者,必須介入生活,通過激濁揚清的文藝批評參與到社會生活中。文藝批評與文藝創作一樣是需要情感溫度的,同時,文藝批評也是需要思想鋒芒和理論銳氣的,對非理性、極端化、虛無化、庸俗化及拜金主義等文藝思潮應該旗幟鮮明地亮劍。劉勰在《文心雕龍?知音》中說:“無私于輕重,不偏于憎愛,然后能平理若衡,照辭如鏡矣?!闭嬲呐u應當像鏡子一般使作者的優點、缺點呈現出來,指出其正確的道路。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文藝批評要的就是批評。真理越辯越明,一點批評精神都沒有,完全是表揚和自我表揚、吹捧和自我吹捧、造勢和自我造勢,那就不是批評應有的意義了。一些批評家面對低俗趣味、錯誤思想,不敢發聲,含含糊糊,吞吞吐吐,毫無思想的鋒芒。有的批評家眼里全是圈子、面子和人情,一味地低頭應聲,庸俗吹捧,表揚唯恐沒能說足說盡,批評則是躲躲閃閃,這就弱化了批評的戰斗力和說服力。真正的文藝批評,必須擔當責任,富有思想的鋒芒,以強烈的社會責任感和擔當精神,開展有批評精神的文藝批評,重塑批評精神和品格。魯迅說批評家要做“剜爛蘋果”的工作,把爛的剜掉,把好的留下來吃。在是非曲直問題上,評論家就是要表明立場,旗幟鮮明,做出深入透徹的評斷,推出有強大戰斗力的評論。

文藝批評走出困境需要審美藝術的多元理解。文藝批評的代際沖突是一種歷史事實,在歷史發展中,青年與老年、父輩與子輩、前賢與后進總是存在矛盾的,如果我們要求青少年與他們的長輩那樣老成持重、經驗豐富,而要求年長者永遠青春年少、激情四溢;這正如要求春天燦爛的桃花如秋天的桂花一樣素凈明麗,又要求暗香浮動的冬梅開得像盛夏的蓮花一般恣意奔放,是違背自然和生命規律的,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代際之間的矛盾沖突具有某種自然和生命的合理性,只能靠攏,不能并攏;只能交融,不能消融;代際之間審美的差異性,在一定程度上是審美多元性的體現。承認審美多樣性、多元性是解決代際沖突的有效手段。本來藝術與審美的多元具有某種天然性,不同的民族、不同的時代、不同的形式、不同的風格都會促使文藝審美多樣性的產生。人民性并不妨礙藝術的多樣性和審美的多元性,因為人民這一概念本身就是一個多樣性和多元性的集合體。數字化手段的運用豐富了多樣性藝術形式的產生,即使是傳統的藝術形式,其內容和審美也發生了質的變化。電影藝術有著一百多年的歷史,而隨著數字化手段的運用,在多媒體融合的背景下,“巨幕電影”產生了,它帶來的是一種新的審美沖擊和新的藝術境界。新生代是在新技術革命條件下,受到藝術熏陶、參與藝術欣賞的,因此他們的審美追求必然表現出對傳統美學精神的反叛和抗拒。

徹底說來,傳統文藝批評與新生代文藝批評之間是差別,不是對立。兩者之間應該對話,而不是訓話。傳統藝術標準當然有其思想和審美的合理性,是歷史的選擇,但也沒有一成不變的傳統,傳統也是需要不斷融入時代元素的。而所謂的“新”,也終將會在時間的風煙中老去,只有不斷汲取歷史的營養才不會衰退。對話的實質是彼此溝通,相互理解,保持代際之間的藝術差異,而不是相互取代,水火不容。

承認差異,尊重多樣,是馬克思主義對待文藝多元性的基本態度。馬克思曾激烈地批判普魯士的新聞審查官們:“你們贊美大自然悅人心目的千變萬化和無窮無盡的豐富寶藏,你們并不要求玫瑰花和紫羅蘭散發出同樣的芳香,但你們為什么要求世界上最豐富的東西——精神只能是一種存在形式呢?”正如自然界的生物是多樣的一樣,人類的思想也同樣是豐富的、復雜的、多樣的,文藝審美和文藝欣賞更是如此。從這個意義上說,代際之間的審美沖突恰恰是審美多樣性的體現,對此我們只能承認、引導和交流,而不是壓制、堵塞和拒絕。

對于文藝批評而言,審美的多樣性,重要的是語言的多樣性。語言的蒼白乏味,成為一個時期以來文藝批評領域的通病。甲乙丙丁、ABCD、結構層次、段落大意、學術八股的語言廣泛流行,沒有藝術的美感,讀來令人生厭。因此我們應該強烈呼吁一種新鮮的、活潑的、富有個性的、面向大眾的批評語言的產生。語言問題從來不是語言自身的問題,語言的蒼白源于思想的蒼白,語詞的貧乏源于藝術的貧乏,建立一種新的藝術批評語言,最終取決于一個時代的思想深度和審美高度,為此,我們應該寄希望于新生代文藝批評家的產生。

性欧美熟妇freetube,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无遮挡,日日拍夜夜嗷嗷叫,九九线精品视频在线观看视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