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吳中杰:我與《文學報》的因緣
來源:文學報 | 吳中杰  2021年04月09日08:18

《文學報》創刊四十周年了,報社要出版紀念號,編輯來信約稿,這使我回憶起許多與《文學報》交往的舊事,覺得我與他們真是緣分不淺。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杜宣、峻青、哈華、姜彬、劉金、欒??〉壤献骷野l起創辦一家文學界的報紙,取名《文學報》,正在組建編輯部。不知怎的,杜宣、峻青、姜彬他們想到了內子高云,動員她去做編輯。高云原在中國作家協會上海分會文學研究所工作,與這幾位老作家認識。但這時,文研所已經解散,她調回復旦大學任教,而我們家原就在復旦宿舍,生活安定下來,就不想動了。但他們說,現在正托人在虹口一帶找房子,如果社址能落實在虹口,那么離復旦就不算遠了。盛情難卻,高云終于有條件地答應了:如果報社社址定在虹口,她就去做編輯,如果離得太遠,就不去了。結果,他們找到的房子在新華路,地處滬西,而復旦在上海的東北角,坐公交車來去,要三小時左右,所以就不去了,他們也表示諒解。

雖然高云不去做編輯了,但是友誼尚在,平時大家還是有來往的,杜宣、峻青、姜彬三位老作家的家,我們都去過。原在上海作協工作的青年時代的朋友曾文淵、陸行良都進了《文學報》,而且擔任一定職務,他們到虹口或復旦來采訪或組稿時,順道到寒舍來聊天,講點文學界信息,順便也約我們寫稿。所以從《文學報》創辦之初,我們就算是它的作者。只是當時忙于教學和學術研究,報紙文章寫得不多。

記不清過了幾年,《文學報》的掌舵人換上儲大泓。老儲原是《解放日報》的文藝部主任,我有個1961級的學生湯娟在他手下做記者。湯娟有時約我寫稿,并介紹我與老儲認識,我們興趣相投,很談得來,就成了朋友。他到《文學報》之后,我與《文學報》的關系更密切了,參加報社的許多活動,寫得也較前為多。但老儲身體欠佳,有心臟病,不能太多操勞,他看中了《文匯報》文藝部的負責人酈國義,把他挖過來做總編輯,自己只任社長之職,具體編務由酈國義主持。酈國義是復旦中文系1977級學生,聽過我的課,在校讀書時就與我比較談得來,到報社后,常約我寫稿。他主持《文學報》期間,是我為《文學報》寫得最多的時期,不但寫文藝短論,而且還寫了許多散文。我本來不寫散文,后來卻開起散文專欄來,都是他逼出來的。

酈國義新聞敏感性強,很會出點子。他常常是先跟我天南海北地閑聊,聊到一定關節,就笑嘻嘻地說:“吳老師,就這個題材,寫一篇怎么樣?”我有許多文章,都是由他催化而成,如《海上學人》這本散文集就是。那是在一次飯局上,大家閑談些復旦老先生的風采、逸事,因為座中數我的年紀最大,在復旦待的日子最長,所見所聞也略多些,就被小酈抓住不放。散席時他要我以此為題材寫文章,我想吃了人家的飯,不寫文章也不好,回家后就寫了一篇《復旦奇人趙宋慶》來交賬,小酈看后打電話來,說這篇文章他蠻喜歡,但只寫一篇不夠,要我繼續寫下去,寫成系列散文,說要在《文學報》上為我開個專欄,而且專欄名稱都代我取好了,叫做《學人心跡》,使我不得不寫下去,這叫逼上梁山。為了寫好這個專欄,不能單憑記憶,我還查閱了許多資料,并走訪了許多老先生,以致復旦的朋友調侃我說:“你從學者變成記者了!”不過趁當時許多復旦老人還健在,倒也保存了一些校史資料?,F在這些老師和學長先后過世,許多活資料都帶走了。

后來,那幾年我忙于寫《魯迅傳》和《魯迅后傳》,并修訂《文藝學導論》和《中國現代文藝思潮史》兩部舊作,也無空寫報刊文章,就沒有主動與報社聯系。

等寫好、修訂好這幾部書,不覺間,我已經到了八十歲。人們常說,六十以上為老年,八十以上為老老年。既已到了老老年,就該考慮養老生活了。由于積習難除,我的養老生活還是以讀書、寫作為主,不過不想再讀艱深的書,再寫繁重的專著了,而喜歡讀些野史雜記,寫點散文隨筆。既然是隨筆,當然長短隨意,短至千字文,長至萬言書,看所寫內容而定。長文可以在刊物上發表,短文則宜于在報紙上登載。我又與《文學報》聯系上,重新開始在報上發表文章。

我今年已經八十有五,屬于老朽之輩,還能繼續在報刊上發表文章,自己也覺得很高興。作為“前浪”,希望不斷被“后浪”推動著前進,而不至隨波逐流地沉沒!

性欧美熟妇freetube,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无遮挡,日日拍夜夜嗷嗷叫,九九线精品视频在线观看视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