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舊書記 新文章
來源:文藝報 | 阿來(藏族)  2021年04月09日09:33
關鍵詞:阿來

《單位來了新書記》,是我給侯志明第一本散文集作序時的題目。

如今忽忽三年過去,新書記已經有點“舊”了,成了侯書記。那當然是正式場合叫的。在非正式的場合,有一天我突然警覺,怎么我不經意都稱他老侯了。他比我年輕幾歲,又在單位替我抵擋許多冗雜事務,我想這是表示熟稔和隨之而來的親切感的意思。

第一本書出來以后,這位前新華社記者便新作頻出,不斷在一些重要報刊發表。有時聽見周圍人議論,都說他寫得越來越好了。雖說不是發表的全部作品,我也挑恰好在手邊的讀過幾篇,也和夸他文章的同行是同樣的感覺。至于說私下有沒有和他表達過這個意思就不太記得了。

三周前,老侯來我辦公室,送一本打印稿,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很有些分量。這是他新集的文稿,說是要出第二本書了,依然要我寫打頭的叫作序的文章。

這下子就不是茶余飯后,或者某個時間閑聊時不經意的評價,弄得人要皺了眉頭端坐著,想些正經話說。用四川話,就叫做:“拿話來說?!?/p>

這本新文集題目叫作《少點精致的俗相》,參閱他后記中的夫子自道,原來,其意思是靠寫作來“修煉”,以擺脫“俗相”,或超越人生庸常?!案呱桨部裳?,徒此揖清芬”。

人生嘛,自古以來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今天時代物質大進步,還加上房子車子票子和別的什么子,物欲層疊累積,不俗也難。何況大大小小的單位,都有剪不斷理還亂的辦公室小政治,大多數時候也讓人看到人性的弱點。在此情形下,文化的功能也主要變為讓物欲重壓下的人輕松一下,娛樂一下。所以,這時要以文化脫離“俗相”,也就成了有標高的追求。雖說自古以來,文化是引導人追求高尚品格和雅正審美功能的,但不得不承認,眼下,我們目睹的是這種功能的大面積弱化。于是,單單這個題目就讓我有點嚴肅起來了。

這本文集的文章,我是分為三類的:一類是憶舊,以家庭親情和懷鄉為主;一類是訪人寫人,相當于記者的深度報道;再一類是游歷記,到了作家協會,工作性質決定常常有帶任務與不帶任務的游走,或者看好風景,或者觀摩新現象、新事物。

第一類文章,好與不好,修辭之外,重點在于一個情字。感情飽滿與否,真切與否,決定文章的高下成敗。在這本文集中,這類文章占了多半篇幅,每篇文章,或長或短,字里行間,都是有真摯的深情自然流露的。情的真切與深摯,還帶來了一個修辭上的好處,不論著墨濃淡,都能收到去除雕飾、樸素自然的行文效果。老侯自己總結為文“三真”,真情肯定是第一要義。

第二類文章篇幅不多,相當于新聞報刊上的深度專訪。對象是曾經的風云人物,比如氫彈之父于敏,比如曾創造長虹奇跡的倪潤峰。兩篇文章與常見的人物專訪又有所不同。不同之處在于加了一重對當時訪問情景的追憶。時光流逝,洗去了什么,又留下了什么?過去的輝煌,今日的沉靜,兩相疊加,可以悟人生、悟命運,也是讓人去除俗相的好辦法。

第三類文章,大家都去游歷,各人都有選擇性看見??匆娛裁?,又能了悟什么,就有點高下與雅俗之別。這個“別”是種區分,也是種鑒別?!澳昴隁q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彼胁煌紡耐衼?,所有同中又可以看見種種不同。老侯是下了探幽抉微的功夫的,是力爭要在看見之外還有看見的。

最后想說一點,這三類文章的結集,通常會被叫作散文集。這就牽涉到一個基本問題,散文是什么?所以有此一問,是因為很多時候,散文已經被一些寫作者弄得很狹隘了。弄成了一個與詩歌、小說、劇本等體裁相對應的文體。但散文應該是更寬泛更廣大的。很高興看到,單位的這位已經有點“舊”的書記提筆為文時,只是感到有話要說,就服從這個愿望把內心話說出來,有事說事,有情抒情,有理論理,有話則長,無話則短,行于所當行,止于所當止。此種寫法,已經就避免了某種固定程式散文“精致的俗相”。更不要說,書寫經驗,行文中又爭取超越經驗,這也可以視為其“時時檢點自己俗相”的可靠途徑。應該鼓掌。

古人詩說:“文章乃余事,學道探玄窟?!庇嗍率切〉?,但借此要“學道”,要超越日常生活層面,試圖洞明世事,那么“探玄窟”就別有意義了。

有點“舊”的書記文章卻有“日日新”的努力與成效,再次鼓掌。

性欧美熟妇freetube,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无遮挡,日日拍夜夜嗷嗷叫,九九线精品视频在线观看视频 网站地图